當前位置: 首頁 > 專題 > 2019廣州兩會 > 代表委員說
市人大代表建議通過“智慧平臺”化解廣州南站接送客難題
  • 2019-01-18 10:31:33
  • 來源: 廣州日報
  • 0
  • 分享到

自2010年開站以來,高鐵的便捷吸引了源源不斷的客流向廣州南站匯聚,廣州南站單日到發旅客峰值去年突破60萬人次,如此龐大客流的進出問題成為正在召開的市兩會中人大代表關心的熱點話題。怎樣化解進出站這個“攔路虎”,讓接送客不再難?代表認為,接站區域的道路設計和交通指引都有進一步優化空間。

代表親歷接外國專家耗費3小時

市人大代表、中山三院耳鼻喉科主任張革化說起自己曾經耗費了近3小時的接站經歷,幾經周折。“一位外國專家發現高鐵很方便,就選擇從長沙坐高鐵到廣州。到了南站我想先到停車場停好車進站接人,結果停車場有的入口保安不讓進,有的已經滿位。而由于指示不清,我和專家沒法定點會合。專家選擇打車到附近與我會合,結果被的士司機以太近為由拒絕,最后的解決方案是專家打車到暨南大學,我開車一路追上才在暨南大學接到了專家。前后白白花費了兩三個小時。”張革化還發現,南站周圍的路牌指示翻譯不完全準確,對外國友人來說不好理解,亟待改進。

接站常走“冤枉路”黑車司機“添”生意

同樣,市人大代表、中科院華南植物園策劃總工蔣厚泉也有相似的體會,他提到在南站內準確說明自己的位置是很多人的困擾,他說:“問工作人員我們在哪里,他也說不清楚,沒有明確的標志。”在蔣厚泉看來,送站相對簡單,但每次接站都不免走過“冤枉路”,“我發現接站的不同平臺入口會有不定期封閉的情況,但沒法提前知道,到了才發現封閉就要多繞一圈,進到接站路段之后想進停車場,又是這里不能停,那里不能停,接人接半個小時以上是經常的事。”同時,由于接客難的現象給了很多黑車司機“商機”,再加上對黑車的疏于管理,導致很多黑車司機公然在南站門口拉客做生意,安全隱患極大。

代表建議:

希望南站建“智慧平臺”實時推送交通信息

張革化、蔣厚泉兩位代表都表示希望接下來花時間督促相關部門解決廣州南站接站難問題。對此,蔣厚泉已向大會遞交了《關于規范廣州南站接送客的建議》。

具體來說,蔣厚泉建議,封閉入口和路段應廣而告之。在站內,廣播和相關標識要及時,乘客落地就能明確哪個出口目前封閉。在站外,相關封閉路口前方500米左右應有明顯的標識提醒接客的司機,避免繞路和交通堵塞。

為了更好地信息共享,蔣厚泉希望廣州南站成立“智慧平臺”,讓乘客和接客司機輕松通過APP或者微信公眾號掌握南站附近交通和出口信息,這樣可以極大程度上提高接送客效率,同時減輕交通壓力。

同時,蔣厚泉感到,廣州南站作為華南地區最繁忙的站點之一,通常四處張望仍難以找到一個工作人員問詢。需要培養一批年輕有活力的志愿者團隊,能隨時隨地地幫助指引和幫助乘客。

最后,還要加強對黑車接客的管理和整治,建立專業的監管隊伍,定期在南站主要進出口進行排查,加大對黑車接客的處罰力度,最大程度減少黑車拉客的情況。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淘宝快3彩票平台